T31.jpg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正緩步移進"安坐的和諧".............

 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ASOOLROLnc&NR=1

天歌神韵 : 春之歌

 

摘錄海爺爺的<<心靈活泉>>

 

 p.5~p.7只取部份摘錄~

有很多途徑可以讓我們接觸到真相。每一種途徑都有他的美麗處,一如不同的樂章有不同的節奏。對同一件事可以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認知,因為到達圓滿豐盛境界的途徑不只一個。

其中,有一種認知是來自感知,當一份感知引發另一份感知時,它們會產生互補。如果只有思想而沒有感知,將會在熟悉的東西中打轉。新的認知來自於感知,隨後才出現思想運作,最終才是認知。 在現象學的方法中,研究的是良知如何運作。這一套古老的哲學要有高度的自律才能運用。

首先,要做的是忘掉曾經聽過的一切與良知有關的敘述和見解。接著是讓內心呈現一片虛空的狀態。其次是不具任何的目的性,也不企圖要作出重大的發現,然後在這一片空虛無為之中,感應即將呈現出來的一切。

事實上,良知跟隨某些秩序,基本上那就是愛的序位。而不同的層面,有不同的良知。唯有持續保持一顆虛空的心,靈活的狀態,才會得到某些想法,得以處理在實況下出現的良知。真相每次都以不同的姿態呈現,真相來去自如,並不會產生爭執。我們只需要對真相保持虔誠和敬畏,去看待真相的來來去去,體驗過後,繼續後面其他的工作。

P.239因此,如果意圖或侷限創造出某種模式,現象學的開放態度會無法發揮。別因為理論架構、有目的性或因恐慌害怕所影響而產生侷限,那將讓求助者無法同意呈現接下來的真相,更會遺失現象學感知的能力,對治療的結果也有影響。 最後,家族排列如果只是基於好奇,便會喪失嚴謹與力量。最後只剩灰燼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天,恐懼線再次沿線起動後傳輸過一遍後,最後的”停損點”(停止損害身體)是在胃部上方賁門的所在.那裡一停窒,整個胃部再次失去了感覺.我和家長討論了整個過程,我們在研究如何順著這個發現、去進行內部臟腑的理療。那天之後,呼吸就感覺變沉重了,胃部失感,食欲馬上縮小.

後來,這兩個星期裡,家長的理療湯根據這幾個臟腑進行處理時,某一天,忽然賁門有刺痛感,越痛家長就要我喝越多。之後緩和過後,胃部重新敞開,食欲再次恢復,但是胃部的飢餓感沒有完全恢復,處在一種似有若無的感覺。

這段時間裡,聆聽<<藥師經>>與持唸藥師琉璃光如來是持續不輟的,另一方面,卻有另一個越來越清醒在看著這一切內部發生的我在抬頭,而且生存意志增強中。安排播文的總是那個我、抄文的也是那個我、接收指引的也是那個我。雖然從起初開始就存在,但那時是模糊感知多過實存感受,現在則是感覺到是兩個端點同時在運作他們要運作的事-一是內部的舊系統的戲碼,另一個站在旁邊觀看準備拆碼。

進行到今早(5/31)睡醒前,突然看見小時候我在這種情況中時,總會吃進過多的食物進入胃中,才能感受到一點踏實與安心感。長大後雖不如此做了,但卻會在胃部實質無感中感受著整體的空虛。現在我才知道那是血虛的關係,血虛讓一個人無法安心具踏實感的存在,加上恐懼後,胃部失感和食物也間接失聯,那個感覺就會催促我即使沒感覺也得吃。

睡醒後,正感覺著這個看見,忽然淚流了出來…感受到一種絕望感,對於情感的絕望。那種絕望感停在我的胸腔深處後,淚停了。(在絕望感昇起的過程發生時,我的腦同步現出小妹妹的影像,我終於知道在制約她的情緒感受是什麼。只不過她的是明顯的,所以她會半夜哭泣,白天再藉由發脾氣爭取生存的感覺。我的則是暗的,不遇到事不能發現,只是特別易累。)

淚停之後,突然升起要和所有人斷了連繫的念頭,再次想把自己關起來。另一個我突然介入下了個決定-要逆向行駛!(越是想要和大家斷了聯繫的時候,就偏要上線播文現身一下。)

既然大家協助我工作自己,以便提高生存的機率,我就得把我的自我治療過程全部曝光、內在暗流也一起曝光。這是我的想法。所以這段期間也就是逐步療癒的過程文章,和逐漸整合後的新發現文章靈感,穿插著發生,我都已作了紀錄,並且將會在無所發生的中間時間,循序將之紀錄完整後,再送上格來傳給大家。 謝謝。

 <現在…胃與胸腔有感覺到舒緩的流正穿越過自己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