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t it fly.jpg

~重新學著-無框框地放飛自己~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RoGJgOouGk&feature=related

(聆听中国 两只蝴蝶 黑天使组合)

2003.9之後,我回台灣,我開始搜尋要落實何種療法-雖然說很早以前,就被主流醫生判斷,我的血液狀態過度古怪而無法斷症(因為照理說只能靠每日輸血維持常態生活與意識狀態,但我卻一副靠自己活得還算正常)。是故,只建議我固定每星期驗一次血,並照三餐吃孕婦應食的鐵劑量,以防止突然的重病發生而倒下-但我不放棄希望…自印度回來,就開始想要多延壽一些時間,起碼搞清楚人生是幹什麼的、有沒有更好的過法,難道就只能如此受苦嗎?如果有,該如何解套…如果有幸福,該如何經營,才能達到?要研究這個大哉問,就需要活著的時候。因此,開始翻閱相關的資料與書籍-我決定要向老天多爭一口氣、多爭取自己活下來的時日。我想要爭取活久一點,看看人生是否還有另一種可能-一種平安喜樂生存的可能、沒有這麼多苦難與障礙的可能。 (最後的決定請見文末的補充)

 

接著,我開始主動挑戰生活裡既存的一切,以及性格上的弱點。以前的我,獨自一個人在家感覺恐懼和孤獨,出門在外遇見一堆人也害羞兼膽怯。我希望自己可以”無入而不自得”,那麼也就不枉此生了.

 

因此,我從自己的宿命論開始下手開刀-凡事以為命定而委曲求全,這樣的心態散射在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根本不曉得人生也要懂得如何正向地爭取自己希望的方向與結果。因此,首先,我與前男友誠實地談起印度的整個經驗與過程,談到了自己的病,與特殊狀況,也努力敘述著自己從來不敢提的靈能感應。並且開始點點滴滴與其促膝談著自己希望的人生理想生活品質。

 

最後,請男友張大眼睛看著我,請他好好看清我的全部,請他決定是否要與我進入人生的下一步。不管那一步將終止於何時、何境、何處。我開始告訴他”人並非恆長存”,應該懂得把握當下 ,而不再只是附和他的想法與作法。(只差沒告訴他,我感覺自己快死了。我不希望他因為同情、因為憐憫,或者因為責任而留在我身邊。我希望他是因為看見真正的我,而決定與我一起共走接下來的人生) 。既然這樣的身體,不適合生育,我也就放棄多餘的妄想;明知在他的想法中,連組織家庭,都是遙遙無期的,我就想,最起碼,我們可以在我還存在的最後片刻裡,去決定我們倆之間的結局的品質狀態。(雖然我希望導向真摯與美好,但也要他是這樣想、也嘗試朝向共同的方向去運做。因為雙人舞蹈不是獨舞,能夠以自己的感覺說了就算數。)

 

雖然表面上看來,我與他,都希望可以繼續下去,但是,事實是-內在裡兩個人都需要好好思考一下,兩人是否能夠凝聚起共識,並開始讓情感的流蛻變-畢竟,我無法是他心中一般的太太;畢竟,要走下去,也得思考,我將不是他母親心中一般的媳婦。

而不是憑藉著老習慣堅持下去,我以為這樣下去,情感遲早會在爭吵中質變與毀壞。要在最後步向意見的爭執與吵鬧,不如事先確定彼此的心意,凝聚共同的心願,再努力試做看看。

 

只是,溝通依然無果,一來他尚處在我新衍生的各類訊息的衝擊中;二來,他對我的最新變化仍處於否認之中,打算以不變應萬變。等我回頭便了。

 

因此,最終依然決定不和我在2004年初去一趟印度,一起去探索、或者僅僅是陪伴我並順便了解一下。

 

男人有男人的堅持…尤其當人事物的變化遠超過他們原本可以掌握的狀態時,他們多數在當下選擇像座山、以不變應萬變。

 

但他這樣的決定,在當時,卻嚴重重創了我的心-我因為看不到我們之間的可能性,悲哀感排山倒海地襲捲而來。繼續自己一個人走,分歧將會越來越大,但不走,我自己的生命困境無法掙脫就談不上其他;而我所有的分享,卻無法促使我們因為彼此的了解,而拉進一點彼此的心靈差距。

 

第一次,對於這份感情,我充滿了徹底幻滅的絕望。絕望中…看見自己的全身竟釋放出強烈的怨與怒…強烈的感覺朝我襲捲而來-原來所有的努力都是無效的,他從來就不想靠近我。他只想站在自己的原地。

 

第一次,  深刻品嘗到什麼叫作怒氣。但是…靈魂本質中才剛被滋養出來的愛,雖小、卻屹立不搖地看著這一切,就在當下這一刻,我直接而迅速果決地提出了分手-因為我自知,我得先消化掉自己的怨怒,否則我剛長出來的生命火苗會被滅,兩人之間絕不會有善果;我也知道,如果不決意分手,他打算繼續欺騙自己,永遠地住在一個-沒有〝無常〞存在的獄所中。

 

而不誠實面對人間確實是無常的,萬事萬物與親愛的人事物,其實都永遠不變地步向衰退與死亡,人就永遠無法覺醒過來珍惜當下。因為面具勝過一切、自尊也強過一切。只有勇於了解生命真相的人,才會明白-那些,一點都不重要。

 

我直接以堅定的分手,表達了我內心的怒吼。雖然看見他霎那間刷白的臉,我意識到自己的心疼和身體釋放出來的怨怒,不是來自同一個所在,只是當時並不曉得所謂細胞遺傳的問題,只感覺著自己的內部,同時出現各種不同的訊息,那五味雜陳的滋味,幾乎要讓我被無所適從所淹沒、根本無法思考如何才叫作正確。

只是靈感清晰地覺知到,分手才是正確的決定。就稟著那一點對靈感的認識與信任而努力堅強地照著做。

 

補充健康上的決定-後來,就如之前在FB上分享的內容~<<恩寵與勇氣>>這本書,是在我搜尋~我要決定什麼樣的治療方式,以用在自己身上,面對自己的殘餘人生時,最關鍵的一本書.

書上指明了在他們的環境裡,有認識的精英醫生,是好朋友.誠實地告訴她們:在他們的專業認知裡,女主角已病入膏肓,無法醫治,醫了也是無效的.但是...面對病人絕對會死的診斷下,他們依然會建議各種服藥與相關治療程序.理由何在?無他...安慰病人 以免病人因為不治之症而心理崩潰.這讓我第一次明白-原來西醫體系的思想與發展,其中一個基本的點,是建構在安慰病人的基礎上.

接著,約略看過其他主流醫學的可能療法後,我知道西醫的體系會讓我意識受損,而且,不由自主地產生情緒障礙,將是中間必經的歷程.這對於第一次從印度普那回來的我,衝擊很大.我就算是得早死,我也絕不要再走回頭路來賴活!!!因此當下,決定像書中的女主角,在後來發現主流體系的缺失之後,就為自己以另類療法+佛法靈性修行的方式,繼續生命之流的奮鬥-保持自己的清明意識到死,也不要在治療過程中,身不由己地任人擺布.

是的.我因此立志-死前 我想深刻愛過....我想深刻了解人生是為何而來...我想保持尊嚴地走向臨終,我想安心沒有愧悔地離開人間.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.

也是這本書開始,我開始自覺地下功夫擺脫依賴前男友的心裡狀態....因為我不想他為我擔太多的心 傷太多的神.更不想在他心中留下陰影.我不想傷他.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