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卡火之小兵-遊戲的心情.jpg 

~修復自己意識的第一步...

保持放鬆的心情,和內在所有新發現的自己,

共舞與遊戲,

不久,你就會越來越明白,

哪些念頭該種植在自己身上,哪些念頭該拋掉(捨棄)~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jua1PHoP8g&feature=related

(聆听中国 大长今(朝鲜语) 卞英花 朝鲜族民歌)

 

 在與第二個他相處之前,我在某一天的早晨,突然決定成為門徒。不為什麼,就是想做。想了我便去登記。而成為門徒的點化日,固定是每星期的星期五。而我登記那一週的門徒點化日,是上天給我的一個有趣啟示:八月八日。爸爸節。(這樣巧?是的!就這麼巧-爸爸節在之後的路途裡,也屢次神奇地一直提醒著我-更巧的是,我在那裡從不看錶與日曆,外在的事物我完全地仰賴好同學…我根本不曉得今夕是何日,現在是幾點。幾乎完全回歸到自然呼吸、自然吃、不思不想的狀態。只有固定的禪卡靜心在靜思自己的感情。)

 

門徒慶典是在晚上。過程中,感覺被外面的一道氣流,完整地穿越過心輪。之後,我笑得暢快而開懷-打自出生,我還沒有笑得如此開懷過。就是一直笑…也一直分送躺在我身上的滿懷花朵-這是台灣朋友們,為了祝福我成為門徒、一個人一朵花送給我的。而我在之後的開心之中,手中的花朵再次一朵朵轉了出去、一朵也沒留在自己身邊,只除了戴在身上的花圈。

 

第二個他,在目擊這樣的過程之中,受到感動。並且就在私下的空間中,把感受告訴好同學。我也在場,知道他的意思,但沒回應、也沒有想去搞清楚內容。並且…依舊讓他的第二次邀約、懸在空中。但是、我因此認知到…原來男生也是會感動的。不是只有女生易感而已。以及,原來我的內在狀態,是可以讓別人感動的,我不用那麼害怕真正的自己顯像。

 

之後,當我確定自己要彈跳的那個片刻,這也是關鍵性的原因,讓我能夠把自己交出來給他。下意識裡,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鞭打自己的感性狀態。那是我能否撐得過這場難關的關鍵-因為母親受孕當時的拒斥再懷孕;與從小的嚴格教育;更因為母親在我原生家庭裡錯綜複雜的情況,所帶來的父母親彼此之間嚴重互相排斥的狀態,全都烙印在我的細胞與我的記憶之中-我完全失落了身為女人的本體存在感。以及自然人存在時,自然會有的人本尊嚴和喜悅。之後的社會現象和感情過程,我也總會去看見女人的無奈與受困於情緒,無法有更高的發展,而去一再地累積同樣的覺受。

 

當然,最正確的作法,是如何從這樣的看見中,去學會如何自女人先天本質的困境中,去脫逃而開創出一番新生天地。但初始的我,不具有那樣的正向思考力,我只是一直累積著不滿,與悲哀的負面覺受和偏見-下意識裡,既厭惡男性的暴力,也悲哀女性的軟弱。在生命本身不受影響時,這樣的情況,可以將之類歸為不當覺受與思維偏見,但在生命本身岌岌可危時,這些覺受與思維偏見,便該是第一個被鏟除的。否則會根本性地失去勇氣之火。因為體內已經嚴重地陰陽失和。

 

自然存在的狀態,如果被獲得承認,第一個燃起的也是自主的求生本能與意志。但當時我不具備承認與接納自己的成熟,只在腦中與心中,齊一著心念-如何讓自己的情感夢想成真、而奮力往前跳躍著。(坦白說,至今我依然十分慶幸自己對這個夢想如此渴望、真誠與執著,是這個夢帶領我從最嚴重的脫離自然常軌,到繞了很大一圈地回流,因為自然之道,不過就是陰陽-夫婦和諧之道。)

 

 

決定彈跳後,我關閉了自己在台灣累積起來的一切情感思維。把自己與心中一直擺著的人影、先作了切割。一如我上台北之後,我便關閉了在原生故鄉中的一切記憶-直接別過頭,不去理會既有的一切事實。

 

和第二個他,相處近一星期。在這一星期中,我甚至不再作禪卡靜心,只單純讓剛開始復活的部份、全然地經驗她自己。正確來說,我關閉了自己的腦,然後讓身體的心流感受、自由地竄動,而內在之眼則持續看著我的身體,在這一切的發生底下,會變成什麼情況。

(為何可以關閉自己的局部狀態?我不曉得。我只知道…從小,只要我備受某些思維干擾,而影響到當下生活的時候,我可以清晰地對自己下個決定,然後藉著把它堆到一旁的角落,不去理會,來達到繼續生活的目的。只有與男友的情感,我就是無法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。但這次…頭一次,我終於先將之封了箱。)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因為他的感動,與我的不再記掛以前,雖然我沒有交出自己完整的一顆心,但我們的確擁有挺有美感的一個星期。在這一星期中,我學著單純接受他所付出的。也單純處在自己想到要做什麼、便做什麼的過程中。比方說,在台灣通常只會站在花店門外呆呆地賞花的我,頭一次落實了插花的喜悅、就在他的處所。而且,可喜的是、那一星期中,沒有被拒絕。我的靈魂,在過程中,首度在感受到、被接納了某部份真實自己的內在溫暖中,從過度自卑與感覺陰冷中甦醒。

 

他在這一星期中,有意識地接納著我,刻意忽略我的緊張、靦腆和畏縮,並協助我建立起基本的自我信任感。例如:他眼尖、發現我竟然不會照鏡子之後,就透過簡單的問題詢問我,再知我從小就不愛照鏡子之後,就拿鏡子溫和地鼓勵並訓練我。雖然當時依然沒有完全學會,但是,被引導著去接受自己的容貌,對我而言,是很重要的一課。因為原本的我,其實是不敢照鏡子…我對自己無法隨著歲月逐漸轉為成熟的臉、內心裡隱藏強烈的拒斥。

 

 

除了晚上與其相處,這一星期中,在白天時刻裡,我依然專注在自己身體的進展。最大的發現是-腳部開始有了踏實感,不再虛浮軟弱。另外,白天開始在社區裡開放的大理石佛堂,自動開始了自動旋轉的氣運動功,修復自己全身的氣場-上下下下、左左右右、前前後後。每一個角度都沒有放過…在過程中,我才發現,我們體內的氣流是片片斷斷、分成數量較少的大團,與均勻密佈的好幾小團的氣旋狀氣流。

 

每一個角度都是旋轉…我經驗著來自內在的旋轉氣流。這和中脈、走縱軸直線式而強烈的貫通不一樣…或者說,隨著呼吸的進出,體內的系統在與呼吸相互呼應著,然後自然地進行內外氣流的上下左右前後的自發性串連。是由裡面連到外面的。時強時弱…但旋轉的氣波就是一整串的流動…滑順過來、又滑順過去…

 

出生以來,我沒有這麼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內外在的活力與動力過。我是活的。我的兩隻眼睛首次不再昏沉,看出去的光景,視覺感受也起了變化。隨著可以看見他人氣場的新發生,我能夠觀察到更深入的微細現象-在這段期間裡,我發現脫去軀殼,”我”只是一股氣、一股流動的氣,沒有形貌、沒有名義、沒有其他的任何附著,我只是單單純純地一股無形之氣…在空中躍動著。(大約昨日,我才明白這其實是首次的靈氣自療,這樣的自療,讓我的先天靈體與後天身體的意識狀態,有了完整的第一次統合。這也是後來,自動自發、發展成靈療,與靈性按摩的原型。)

 

從此,我看人,不是用肉眼在看…看的是環繞在對方四周的氣體…我對人,不再是看他的臉,也不是看他的談吐,而是直接感受對方原始的氣感。換句話說,我看的是上主賦予此小宇宙的氣質特性…和潛在光芒。我完整地擊碎了肉眼對人的斷滅見、以及剝除了好惡觀感的眼翳。是眼翳,讓我們等於閉上了眼在生活,讓我們無從去看見對方的美善與潛在之光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 

 大約這時候開始…總有門徒間的詢問。

後來有人告訴我-因為我看起來很進入情況…是他們來去多年,或是在那裡多年的人所沒辦法進入的。因此總會想透過我的分享,去理解如何更深地進入內部情況。當時,我自認為自己應當先處理自己的問題-不把自己處理好,又如何能夠了解什麼意見與建議,是正確而恰當的呢?因此,對於第一次普那行所遇到的朋友們,我都因為心中的這個想法,而保持全然地沉默與微笑,然後努力地埋著頭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留給自己,為自己作足所有當下所賜的機緣裡、提醒我的所有功課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之後,整整一星期後,我,準時回台灣…面對現實、面對自己的真心-學習並決定讓她何去何從。

 

請再續參閱相關的心靈書籍~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2912279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