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獻 

(靈性成長的路上,

你要經驗的第一關,便是將自我獻祭,

 

純粹的你,在上主的進入下,得以顯現)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fmTCLbG-VuY&feature=related

(Elegia L M Tedeschi Duo Kerylos Elisa Parodi flauto Michela La Fauci arpa

長笛與豎琴的合奏)

 

七天的課程過後,我開始會固定在課程公布的玄關那裡,在晨間為自己抽禪卡靜心。(真得很妙,這在後來衍變成我指導學生如何與牌進行深度交流的前置經驗。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29168654)

同時,我進餐廳挑選食物時,開始會自覺地為自己挑選清淡、不加人工調味料的食物,而不是那些看來好吃,卻經過了很多人工化手法的食物。這是第一次,我意識到從小在原生家庭裡面所培養的清淡蔬食的重要,那會保養我的靈體的清晰感受。但小時候,總是會在學校偷吃自己看來感覺好吃的東西,當然也就包括了很多餅乾類的垃圾食物 (只有太離譜時,我會自動不吃,比方說-冰淇淋,因為吃了牙很冰。或者說太甜的東西,因為身體會感覺變重,腦袋更笨.)難怪會越長大、便越和自己靈體的清晰度脫節。

還有,更神奇的是,我每個月固定來的生理疼痛,在印度普那的時候,其痛感和之前相比,只算得上是忍受得了的"輕微"疼痛,並沒有痛到我輾轉反側、無法或站或坐或躺。(後來我才明白,除了工作壓力的解除、煩惱與心理負擔先甩至一旁,更重要的是當地的空氣品質-當我飛回台灣時,人還在上空的氣流,播報員也尚未廣播台灣的上空到了,我就知道台灣到了…因為我的呼吸開始不順暢起來。結果不出所料,隔沒兩分鐘,播報員就通知:抵達台灣上空了。)

 

在課程後,有個喜歡打擾我的外國老門徒(不得不說那是一種打擾,因為只有他在我屢次面無表情和無反應之後,還是準時在我們吃飯時湊進來哈啦、甚至發現我的抽卡靜心活動後,他也跟著準時出現,固定來旁碎碎唸、”逗一咖”。好同學在場時,他請好同學幫忙翻譯、我一律是搖頭作回應。沒有好同學在場時,我只有無動於衷的一張臉伺候。)

 

如果不是因為新昇起的安寧感,我的習慣動作會是趕人,不然就是努力迴閉。因為我從小就對性別有很強烈的識別相,更討厭被男生煩!男友是我唯一接納的男性,也是我巴不得與之對話的人。在進入道途之前,我的接受性真得很小,不是零就是唯一。(女生若是一大群一起哈啦、我在精力充沛時可以接受,精力下盪時,坐著微笑不答腔我也ok,但那基本上都是因為跟隨身邊好朋友的緣故。但只要性別是男的,敢多看我兩眼、我就翻臉繞路而行。實在是太過份的,我甚至會不客氣罵人。但這樣的機會不多就是,因為大老遠我的雞皮疙瘩就會升起、要我閃遠一點)但因為安寧感…我的接受性在打開。我的包容在增加-他可以有他的想法與喜歡的行動,但我若不想參與其中,我一樣可以沒有嫌惡感地與其同處一個空間。甚至平靜地聽他啦啦喳喳說一堆、我其實沒有在接收的話語。

 

 

就在某一天的早晨,我開始不只是抽卡靜心,我開始為自己抽出伴侶關係的牌組。我開始在尋找線索、自己解讀自己的伴侶關係、試圖清楚看見流動在彼此之間的無形狀況是什麼-

 

是真愛?是印象中的感覺?是依賴?還是為了”應該有的忠實”而不得不的繼續?

 

我知道自己的,但我不知道他的盤算。

進行大約三天,那個準時出現的男士,突然從背後冒出聲音、我完全來不及像之前一樣先關掉畫面,再聽他碎碎唸。他看到畫面後、收起嘻皮笑臉的表情,認真地說了幾句簡單的英文。內容是什麼,我忘了、只記得是對這牌組的解讀與看見。但我因為那幾句話與他認真的表情,而對他印象改觀。加上,他對我說,來這裡,要先忘記原來的煩惱。

自後他出現時,我逐漸沒對他超冷淡、對他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…因為,起碼他是個益友。益友不需要有性別的局限。

 

他的那幾句話…確實講到我和男友之間的重點。

 

又在另一天裡,答應好同學的邀請,我們一起去參與社區門外自命為蘇菲團的老門徒們的餐聚。她說:「真是神奇了,我自個兒跑來跑去那麼久了,都沒有和老門徒熟悉的機會,跟妳來,認識一堆老門徒以外,還一直被請吃飯!」(只能說,是天恩造化的安排,上主-道之流....在無形中一直透過有形的貴人...引導我走向救自己的路.)

 

席中,某一位老門徒提示我:「relax...妳的身體看來很緊張,都沒有放鬆。妳不會放鬆。」但短短幾個字,好同學還沒翻譯,我的耳朵…”自動”拉尖、收進去了。我的眼睛開始聚焦-脫離一進入社區以後的出離感,沉默地直視那個人.

我點點頭,承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就說:「飯後,我教妳放鬆。」

飯後,我們全都移到了另外一個廳堂,在鋪上坐定之後,周遭的人開始有人拾起個人的專屬樂器,有一搭沒一搭地談唱著蘇菲詩曲。與我說話的老門徒,教我和他一起面對面坐在舖上。他指示我以靜坐的姿勢盤腿坐著,雙手置於自己身體的兩側。我照做。接著:他便教我把眼睛閉上,聽從他聲音的指示,「relax,relax,relax…」收到他傳過來的氣波,剎那間我進入一種非常放鬆舒服的狀態,讓我進入了比我原來自行禪定的深度、更深的空間。隔一會、等我稍稍回復一點點意識之後,他就建議我躺在舖上的角落稍作休息,然後他們一夥人,開始在旁邊正式彈奏起蘇菲音樂,與唱誦蘇菲詩歌。

 

過程結束之後,好同學跟我說,當我躺在那”睡著”時,老門徒有請大家看我的臉-「亮晶晶」。她最後評論-「哇!我沒見妳的臉那麼亮過!!」

我只覺得, 從小,內在就感覺動盪不安的我…似乎就像是一種持續不斷的內戰…讓我無法好好睡一覺…如今,遲來的良好睡眠、終於降臨。也是在同一時間,發現-雖然我是睡著了,但內在其實還有一個”警衛”,會在外在這個我睡著時,持續保持醒著觀照最外圍的一切,我不需要因為感覺四周的危險、而讓自己全身上下上緊了發條、唯恐災難來臨。

”我”~並不純粹是這個身體。(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1815932)

 

最後,我答應接受他:下次的飯約,與接納他付出的印度草藥按摩,讓身體的肌肉可以整個放鬆開來。(我終於下定決心...把自己交付出來...兩年之後我才知道,奧修前輩說明的:觸碰的藝術-對於施予按摩的人而言,那是一種深入自己內在的動態靜心,看著別人的身體,但是不動心;而對於被施予按摩的人而言,則是在對方的協助下,釋放自己身上累積或卡住的能量氣流.那是一種氣流指引,讓身體無法進入自然放鬆的人,也可以因為緩和與順暢過了體內的氣流,而能夠進入內在靜心的一種方法.)

接著,好同學開始自願當起某人的說客(之前那位被我視為囉嗦的男士),多次以後,我也終於答應好同學的邀請、在下次接受過印度草藥按摩之後,便接著一起去他家吃飯.

我開始踏上所謂的冒險之旅,不再由自己的意志作主,決定自己的行蹤.

這無關於我喜不喜歡讓異性環繞在我四周,也無關於我個人的任何判斷或好惡,單純地提醒是-或許有些奧秘...是透過有形人事物的相互分享,讓每個人自己親身經歷過的實際經驗中的美好,傳遞給尚不了解情況的人.

說不定那也是在告訴我某些真理的折射...就像我在教室中翩翩起舞一樣.因此...我逐步由最膽怯的關著自己,嘗試性地開放自己...讓自己的手...在無形中,被這些已經累積了微小信任的陌生朋友...牽著,引領我走向他們經驗過的-他們已知,對我則屬未知的世界.

 

~務必另行參閱的靈性書籍: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2524063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