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候的我與教母 

(四歲的我與教母)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n78vS4p1PME&feature=related

Endless Love The Myth《神话》钢琴主题曲

2002年12月,自小教育我到大的老子廟教母仙姑致電給我,告訴我,她將離世。問我準備好回家沒有?我沉默著。電話掛後,我直接在辦公室泣不成聲,整天魂不守舍,好不容易才又把那股熟悉、又來自很深沉的傷心欲絕拋到腦後、裝傻。

 

2003年4月,老子廟的教母仙姑…瘁逝。我在清晨五點時接獲家人的緊急通知,隨手塞了幾件衣服、提了小行囊,隨手抓了一本架上奧修前輩的”死亡的幻相”,直接衝向火車站購買最快的自強號列車,並在車上緊急通知男友為我向公司請假。我就在車上,一個字一個字快速閱讀了一整本的”死亡的幻相”。

我這一生,看書還沒有那麼快過…我只是下意識害怕自己崩潰,更萬萬沒料到,之前下意識買了本書,卻一直覺得被這本書呼喚的時機還沒到。結果…時機卻是說到就到。

 

當列車到台南時,我已經看完了整本書。我再次隨著靈感,自發性地進入深度的靜心(我在更年輕的時候,便因為生命的危機,自發性地進入過初禪的經驗,請見文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ullmoon-luckylife/article?mid=415&next=556&l=f&fid=21),就像當年我病危時的禪坐一樣(很多年後,我才知道靜心是為了轉化並消化吸收外來的訊息、食物,並轉為行動力最快速的方式,老子廟家長常常說的便是-靜極反動是佛光)。高雄終於到了,我出了火車站之後,站在馬路上,足足呆站了十分鐘。直到”死亡是一個幻相”這樣的信念從內心深處昇起,深呼吸幾次後,我便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…

但…晚了一步,教母已經先一步斷氣。我紅了眼眶,撫摸著她尚溫熱的手…我知道她牽掛我什麼、我也了解她希望我這一生好好為自己的靈性奮鬥…撫摸著她尚溫熱的手,我對她說:妳安心去吧!放心,我已經上路了。(參另文~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1720000)

 

第一次,我的心沒有軟弱。平常一點小事就淚流不止的人,我的淚腺在當時,竟啞了。我的心、一直安靜地默唸著”死亡是一個幻相”。我順服地經驗人間的這整個過程…我正式扛下了長女的責任,我安撫其他傷心的家人,並在同一時間,準備好自己的勇氣、單獨走上靈性的旅程。

喪事過後,妹妹對我說,教母交代-把她平日的存款分成兩份,一份給我,一份給她。這一筆款項,似乎無聲地預言了讓我前進印度、以及在一年多之後迅速離職的支持。妹妹接著說:教母在過世前一年前,便經常交代大家長和她,等我回來時,要對我好一點,就像對她一樣。

 

我聽著…無聲的淚流在心裡…多年來,逃避家,也逃避看見她…看見她的老化,總是喚起我深谷中的恐懼…我總無法直直看著她的老化…多年來,逃避打電話回家,也逃避聽見她的聲音,害怕她一聲聲問我:「何時回家?」。我該怎麼告訴她:「我還有夢…我想嫁給喜歡的人…我只想當個平凡人…在外面,我比較快樂…我不用面對那麼複雜的人生問題…我想妳…但我不敢回家…」我從來沒有說過。

 

直到在她離世前兩個月的那一個農曆年晚上,她低聲問我:「何時回家?」照舊,我沉默著…不吭聲。妹妹個性直,急了…聲聲催我回答。我終於在惶然的驚慌中,頭一次,在她面前…十幾年來的壓抑,一整個一起爆發…痛哭失聲:「我不敢回來…我根本不敢回來!在家裡,我只能聽見自己哪裡不對,哪裡又做錯了…我只能承受挨罵…我根本不敢回來呀!」

隔一天,照舊,我一早便數著時間,收拾行囊,準備出門…然後打算如常地感覺自己就此鬆了一大口氣…奔回台北…。臨出門前,教母告訴我:「妳一向都很好。已經很完美了。只是缺了一點-真。」然後,從冰箱裡面,拿了很多包的金針菇,說:「妳愛吃金針菇,台北的東西不便宜,我請妹妹幫妳買了很多,帶上去煮來吃吧!」

 

那幾句話,深深地鏤印在我的心田上,永遠無法抹滅。是的。我從不敢面對真相。不管是心裡的低吟…或是生命的實相,我總希望一切是不會毀壞的,總希望一切是完好而美麗的…一如海誓山盟。我不喜歡聽見壞消息、我不愛看見不好的事發生、我不喜歡接觸到不舒服的人際往來…我甚至不愛聽見或看見命運狀態不好,與情緒不佳的人們。大老遠感覺到會影響自己心情的人事物...我就會避開...選擇繞路而行...以眼不見為淨為第一優先.

我一直努力讓自己可以活在一切都是美好不變的幻影中。所以,我也一直活在幻影即將被掀開那天的恐懼當中。(在當時,我還不曉得自己此生一直在逃避前生所遇到的死亡創傷。以及因為這個創傷,而選擇讓自己的精神體,持續處於自我毀滅的狀態。)

問題是,海是隨時川流變動的.....山河也有變色的萬一.

妹妹述說完教母的遺言之後,我平靜地宣告我要遠到印度,去"找到自己"。妹妹吃驚,欲攔,但家長沒有攔阻,並且揮手擋掉了她的攔阻。因為看見我眼神的堅定與不尋常。只輕輕叮嚀我:「希望妳有一天會明白,無修之修才是修;無佛之佛才是佛。」(意外,家長沒有以嚴格的管制對我、沒有對我疾言厲色…一切竟如此輕描淡寫地通關。)

 

寫到這裡…我只想以教母最愛的鳳飛飛歌聲紀念她…紀念我們彼此的過去…以及在她走後,她的精神支撐著我的追尋與定根…讓我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家(不只是指原生家庭,也指我的靈魂,再次回到既定的旅途上,不再遊盪與死寂...並且走向自己的進化之旅)。

這是她的希望....卻是我的幸福。她.....只是關心我靈魂的幸福。

 

我知道,我真得愛妳,雖然我遲了一步才說出了這一點,並且以行動證明了這一點....現在也如同妳生前對我說的一樣-妳希望看見我寫寫妳對我的影響:

您是我的再造恩人:是您喚醒了我心靈的熱誠…以身行指導我,生命是對於細節的關懷,與對周遭人的喜歡、愛護。不管表面上的情況是如何,一旦自己篤定要愛,便要信實地去給予關懷。

外在人事會遷移、人的肉身會腐化,但只有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心意,恆定不移;自己心念,恆定不轉;自己的初衷,恆定不變。

您以一生的影片告訴我:不要虛榮於人世外物的豐功偉業、和浮華的名義追逐,因為最終,所有的人能夠帶得走的,只是心裡的自在,與那份自然成長的恬適與安然。您以一生的足跡教會我:不要恐懼和人深入,人世間最珍貴的,便是可以融入彼此生命的那份純摯.

我愛您。永誌不渝。

 此時此刻...我正述說著妳和我的故事…也衷心祈願看見此文的有心人....會因為我們的故事而觸動內心,不再冷著心...蒙蔽自己....錯過彼此。

 

親愛的朋友…既有緣蒞臨於此,便在此時此刻…擁抱你自己、擁抱妳深愛的人吧!再含蓄…也要懂得說出口…別像我,遲了一步,也就悔不當初。

 

最後,歡迎進一步點閱~奧修談死亡-試著理解這個、身為人,必定遭遇的實相。

~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2342665 

印度普那奧修社區的笑佛

(印度普那奧修社區的笑佛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tzei0506
  • "無修之修才是修;無佛之佛才是佛"

    這句話實在是難以形容的好!

    感謝分享~
  • 是的.這句話非常地好.
    但是..............別忘記失修的人 就要先修好自己 才能步入如此的化境.

    人要先認清自己 在哪裡.

    moonlight88 於 2011/08/30 20:53 回覆

  • SEA777LEARN
  • 讓我又想起姑姑對我的關心和體貼
    謝謝您,月朗菩薩
    在此刻溫暖了我的心
    謝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