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.jpg 

(生命的殞落...是另一種花開)

 

我曾經聽過別人的死,但那只是聽到,我並沒有看到。或者即使我看到了,它們對我也毫無意義。除非你愛一個人,然後他死了。否則你沒有辦法真正碰到死亡,下面這句話應該特別強調:死亡只有在一個深愛的人死的時候才能碰到。

當愛加上死亡圍繞著你,就會有一個蛻變,一個很大的突變,好像一個新的人被出生,你將永遠不會再一樣,人們並沒有去愛,因為他們不愛,所以他們無法經驗到我所經驗的死,如果沒有愛,死亡並不會給你進入存在的鑰匙。

 

我第一次對死亡的經驗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遭遇,它就很多方面方面來講都是複雜的。我所愛的人正在垂死,我跟他的關係如同父子

 

直到現在,我才能夠瞭解這個人的美。

 

為什麼要執著於那個觀念?在他死亡的那個片刻,我弄清楚很多事.....那些事決定了我的一生。

 

記住,因為這些是不能忘記的片刻,所以永遠不要要求更多,已經存在的就足夠了。

分離有它本身的美,就好像結合時也有一種美一樣;分離有它本身的詩一個人必須經歷它的深度,那麼,從悲傷本身會產生出一種新的喜悅。

 有一件事變得很確定,不管你是活了7年或70你終究必須一死。

4歲的時候,我就開始想一些問題,似乎人們只是在安排繼續延緩到最後,我不相信延緩,我開始向我外公問問題,然後他會說:「這些問題!你還有一整個人生,不必急而且你還太年輕。」

 

我說:「我看過年輕的男孩死在村子裏,他們並沒有問這些問題,他們還沒有找到答案就死了,你能夠保證我明天不死或後天不死嗎?你能不能給我一個保證,只有在我找到了答案之後,我才會會死?」

 

他說:「我無法保證,因為死亡並不在我的掌握之中,生命也不在我的掌握之中。

 

那麼,我說:「你就不應該建議我延緩,我現在就要答案。如果你知道,你就說你知道,然後將答案給我;如果你不知道,也不要覺得羞於接受你的無知。」

他很快就瞭解到,跟我在一起是別無選擇的。或者你必須說是.....但那並不很容易,你必須講更深的細節,你騙不了我,因此他開始接受他的無知,接受說他不知道。

 

我說:「你已經很老了,不久你就會過世,你一生當中都在做些什麼?在死亡來臨的那個片刻,在你的手中將只有無知,其他沒有。這些是非常重要的問題,我並不是在問你一些瑣事。」

 「你去到廟裏,我問你為什麼你要去廟裏,你在廟裏找到任何東西嗎?你在一生當中常常都去廟裏,你也試圖說服我跟你一起去廟裏。」那座廟是他蓋的,有一天他終於接受那個事實說:「因為那座是我蓋的,如果甚至連我自己都不去,那麼有誰會去那裏呢?但是在你面前我必須承認,它是沒有用的,我在一生當中常常去那裏,但是我並沒有得到任何東西。」

 

然後我說:「試試別的東西,不要跟著問題死,要跟著答案死。

 

他最後一次跟我講話的時候,那大概是他過世之前10個小時,他睜開他的眼睛說:「你說得對,延緩是不對的,我將帶著所有的問題一起死,所以你要記住,任何我以前給你的建議都是錯的,你說得對,不要延緩,如果有一個問題升起便要試著儘快去找到答案。

 

每當有人死了--你所知知道的人,你曾經愛過的人,曾經跟你在一起生活過的人,已經變成你存在的一部分的人--某種在你裏面的東西也死了,當然你會想念她,你會感覺到有一個真空,那是自然的,但是那個真空可以被轉化成一道門。

 

死亡是達到神的一道門。死亡是唯一留下來沒有被人類腐化的一個現象,否則人類已經腐化了每一樣東西,污染了每一樣東西,只有死亡仍然保持是處女的,沒有被腐化、沒有被人類所染指。人類也想要社會化它,但是他無法掌握它,無法佔有它,它仍然保持是不可知的,當人們面對死亡,他們會覺得悵然若失,不知所措,他無法瞭解它,他無法從它做出一個科學,那就是為什麼死亡尚未被腐化,那是目前世界上僅存的沒有被腐化的事。

 

使用這些片刻,當死亡突然進入你的意識,你就會覺得整個人生沒有意義,它的確是沒有意義的。死亡將真理顯示出來。當你突然碰到一個死亡,你會覺得貼在你下面的土地溜開了。突然間你會覺知到,這個死同時暗示著你的死,每一個死都是一個暗示。

 

接受死亡,這是最難做到的事情之一。只有當你處於很深的靜心當中,你才可能做到,否則是不可能的,因為整個頭腦,整個人類的頭腦都被訓練成反對死亡。多少世紀以來,我們都一直被教導說死亡是反對生命的死亡是生命的敵人,死亡是生命的終點。當然我們都因此而變得害怕無法放鬆,無法處於放開來的狀態。

 

如果你對死亡無法處於放開來的狀態,你在你的生命中將會保持緊張,因為死亡跟生命並不是分開的,它並不是分開的,它並不是生命的終點,相反地,它是生命的高潮、生命的頂峰。因為在生命的每一個地方,你都會感覺到它隱藏著死亡,你會感到害怕。

害怕死亡的人無法在睡覺中放鬆,因為睡覺是每天都發生的一種很小的死亡。害怕死亡的人也害怕愛,因為在每一個性高潮當中自我會死掉;一個害怕死亡的人將會害怕每一件事,他將會錯過每一件事。

 

除非你接受死亡,否則你將保持只是一半,只是一部分,你將保持偏頗。當你同時也接受死亡,你才會變得平衡,那麼一切就都被接受了--白天和晚上,夏天和冬天,光和黑暗,全部都被接受。當兩者都被接受,當生命兩極都被接受,你就得到了平衡,你就變得很鎮靜。你就會變得完整。

 

如果你想要完整,那麼你也必須給予死亡公平的待遇。生命是很美的,而死亡也跟生命一樣美;生命有它本身的祝福。死亡也有它本身的祝福;生命中有很多花朵,死亡裏面也有很多花朵。

 

一切神所給你的東西,你都必須帶著深沉的感激來接受--甚至連死亡也是如此,你才能夠變得具有宗教性:對一切心存感激而接受、對一切無條件地接受。死亡是最神聖的事情之一。

 

那個即將要死的人因為身體即將要走了,這個頭腦將不會再跟著他,但是從這個頭腦釋放出來的欲望會執著於他的靈魂,而這個欲望將會決定他的來生,任何沒有被滿足的,他都將會走向那個目標。

 

所以,在你死亡的片刻你所做的事會決定你將如何出生,大多數的人死的時候仍然執著於生命,他還不想死。一個人可以瞭解為什麼他們還不想死,唯有到了臨死的片刻,他們才會承認那個事實說他們沒有真正去生活,生命就好像夢一般地經過,然後死亡就來到了,現在已經不再有時間去生活,死亡正在敲門。當以前有時間去生活的時候,你儘是在做一些傻事,當以前有時間去生活的時候,你儘是在做一些傻事,在浪費時間,而不是在生活。

 

只要注意看人們在臨死的時候,他們的受苦並不是在於死亡;死亡本身是沒有痛苦的,它是完全不痛苦的,事實上它是更舒服的,它就好像是一個很深的睡眠。你認為深深的睡眠人痛苦嗎?但是他們所顧慮的並不是死亡,也不是那個深深的睡眠,或是那個舒服,他們是在擔心那些已知的東西脫離了他們的掌握。恐懼只意味著一件事:失去那已知的,而進入那未知的。勇氣剛好是它的相反。對開幕詞的恐懼的確是最大的恐懼,是對你的勇氣最具有破壞性的。

在任何事情或任何經驗上,永遠都準備好從已知進入未知。跳進任何新的事物......它的新、它的新鮮,是很誘人的,然後就會有勇氣。

 

以一個簡單的練習來作為開始,那就是:永遠都要記住,每當有一個選擇,你選擇那未知的、那冒險的、那危險的、那不安全的,那麼你就不會覺得失落。

 

唯有如此,這一次的死才能夠變成一個具有啟發性的經驗。

勇氣將會來到,只要從一個簡單的公式開始:永遠不要錯過那未知的,然後勇往直前,即使你因為這樣做而受苦,那也是值得的,它永遠都是值得的。你永遠才會因之而變得更成長、更成熟、更聰明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EA777LEARN
  • 永遠不要錯過那未知的,然後勇往直前,即使你因為這樣做而受苦,那也是值得的,它永遠都是值得的。你永遠才會因之而變得更成長、更成熟、更聰明
    謝謝您...
  • SEA777LEARN
  • 看了這篇
    給了我很多不同的看法和啟示
    謝謝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