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404.jpg 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JCuPjlzzz1E&feature=related

(BATUGUEREAU 中古畫古典樂)

2002年2月,第一次在好同學家遇見靈性彩油。初次看見平衡油時,就是在我好同學的房間—四個玻璃瓶子裝著不同的彩色液體。

以前的我很難被什麼東西所吸引,或者是說,除了男友,其他的事我都處於無心、無感地狀態。但是,當下看到油瓶時,我倒是專心地看了好幾分鐘,後來無思想地問了句:「這是什麼?」

她簡答:「她是靈性彩油。」(對我是有聽沒有懂)

我又愣愣地問了句:「一瓶多少錢?」

她也簡單:「一瓶一千多。擦在身體上的。」(當時的價錢,之後隨著英國物價的波動,價格一再調整)

並且交代我只能看,不能摸。

我心裡叫了聲:「ㄛ…好貴﹗﹗」,當下隨即調回目光,並且〝無言以對〞。 

從此,這四支不知幹麽用的瓶子,其〝亮麗〞的身影便被我逐至腦後。

大約也是在這個時期,跟隨指引,我自己購買了一本數字命理學專書,專心地自學起來,希望更深地研究與了解自己。

 

2002年8月,我第一次驚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已是殘餘的燭光之火。我還清楚記得在辦公室中抽空上廁所之後,走到洗手檯前,看著鏡中自己的臉龐時,竟收到這個內在訊息…當時…驚得呆了!

接下來…所轉的念頭的是,我如果就這麼死了…倒也不錯…問題是佛家說有輪迴…雖然不知是真是假…是假的也就算了,早死反而不用這麼痛苦;問題是,如果是真的、那怎麼辦?佛家說會越輪迴越悲慘、痛苦,那可怎麼了得!!!!(何況我在每個月的生理期與每年的秋冬中,還真是扎扎實實地體會到什麼叫做"輪迴"....哪還用等到什麼下輩子!!!每個月的情況,越來越嚴重的疼痛...疼到幾近暈厥,與抽搐;又一年比一年的怕冷,寒流來時,怎麼穿都穿不暖..棉被蓋到後來,只有胸悶窒息卻不見暖,不管是暖爐.暖器.暖暖包都對我不管用...因為皮膚承受不了乾燥,到最後只要寒流一到,捲得像一尾毛毛蟲的自己,就要趕緊逃到男友懷裡,身體才能逐漸暖和起來,放鬆呼吸,軀體舒展開來,不再捲曲僵直的滋味,只有自己清楚知道...別說等到下輩子了...這輩子便感受到再不面對自己...輪迴的情況,是真的越來越不堪了...如果還有下輩子...天!!我想都不敢往下想!!)

而且,過去,內心中一直隱含著表達真實自己的恐懼,在我的伴侶關係裡,我一直希望彼此可以進展到心印心的狀態。如果我就這麼走了,我得要帶著這樣的遺恨離開嗎?我和家人之間的冰封…思念....卻不敢去碰觸的”永遠的痛”,我真得要這麼樣就離開了這個人間嗎?

當下思維到此,一驚即非同小可。 

與好同學(明玉,蘇菲部落的主持人Rafeeka)相約再見面時,便央請她當年度若要再次去普那奧修社區時,請帶我同行。好朋友並不知道我為何突然下了這麼大的決定…因為我是一個看來如此安定的人,但是好友要一起去,那當然是萬分高興的了。而我則是要面臨凝聚勇氣的內在壓力…因為要出國總得讓家人知道。 

 

2002年10月,早上大約十點在辦公室接到老子廟大家長的來電,指示我一些生活上的正確作法,我竟被其聽來有點大的聲音嚇得魂不附體(在原生家庭裡,自小我的固定反應就是非常地恐懼他的聲音-從小只要聽見他的音波,就好像老鼠遇到貓,嚴重的恐懼。但自己當時不曉得原因出在哪裡,只知道就是怕到發抖。然後兩耳便封閉起來。只要看到他的人,便沒來由地畏縮和更加自閉、不講話) ,生平第一次沒來及封閉兩耳(也許是因為聽筒貼著耳,聲波直接貫腦,無法躲避),竟嚇到腦子反白、心律不整,然後便恍惚起來。

(這牽涉到整個父母族系的牽連糾葛,與遺傳基因、和上一代的感情關係,我會在”我的修行故事-蛻變過程:接納父母親”的一系列故事中加以說明。但各位可以先從這裡,大約了解一點概況,可以更加看見整個生命的脈絡~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1714894)

接著到十一點多的時候,我察覺自己越來越恍惚,已經到了很難意識到自己當時手上在處理什麼的地步,這更加深了我的恐懼。突然之間…我的腦子竟乍然浮現幾個月前在同學家櫃上的彩油的影像-靈感在通知我那是解藥(還真沒想到我有看得那麼深刻)。當下我便趕緊致電好同學,問她可否等我下班後,以最快的速度帶我去買瓶子。好同學當然是驚訝的,但是她也貼心,一句話都沒多問,滿口答應,並約等我下班後馬上去買。

下班後她來載我,路上本來無語,但快抵達時,她淡淡問了我,怎會突然就想買了?(因為她知道我的個性,也知道我完全不曉得這東西是拿來幹嘛的。)當時坐在她背後的我,想要告訴她今早的發生,當下卻十分費力地在腦中而頹然地搜索語詞無效,口中也完全發不出聲音。她又問了一次,最後我萬分吃力地擠出:「我不知道。」(那一刻真得很恐怖,親身經驗一個人逐漸失去意識的強烈恍惚感…手腳不知在何處…要用腦時只感覺到腦子在轉轉轉、卻是一片漿糊…然後連要開口簡單說個話都產生障礙…現在的我常在想...那是否類似失語症的前奏)

 

到了購買處,老闆娘說:「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會來買呢?」我沉默搖頭。同學代我答了她知道的部份。老闆娘就說:「好吧,那我先簡單講一下這是什麼…」結果,她說了幾句什麼之後,也許發現我都沒反應,就馬上說:「好吧,不然就直接挑好了。要挑四瓶出來。按你喜歡的順序。」我馬上直接拿了第一瓶。老闆娘看我拿到那一瓶,竟大驚小怪起來,說:「不會吧!第一次就挑到這個瓶子!不用往下挑了,這可是唯一一個擁有特殊用法的瓶子。」然後解讀瓶子時,只說了句:「情感的驚嚇。」(我無語。但心裡叫著:好準!!)然後要我再買另外一瓶搭配為一組,回家先用了。並詢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好同學告訴她說:打算一起去印度普那。對方說,這樣最好,一邊在普那一邊用瓶。

挺怪的是,買瓶回家之後,我就稍微平復一點,之後將瓶子放在自己的床頭上,接受其氛圍的浸潤,一直到隔年的普那行才正式啟用。但從隔天起又經過數天之後,腦與嘴巴的使用…就先逐漸恢復如常。(當時完全不曉得靈性彩油的相關外部資訊,之後經過上課與自己的研修,才知道並確認其氛圍的療癒功能。)

相關檢索請點~

1.由鏡中看見你自己http://moonlight88.pixnet.net/blog/category/1531859

2.靈性彩油指引星座找到自己的正向生命力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ullmoon-luckylife/archive?l=f&id=25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light88 的頭像
moonlight88

老子廟月朗菩薩(Prem Hakida)~天堂之心工作室

moonlight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